美媒: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在看哪些书?

好团网

2018-06-12

美媒: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在看哪些书?

我觉得这个展览更重要的是给中国人打开一个思路,我们的眼界应该更宽一点儿去看待这个世界,不要老盯着自己的东西。

美媒: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在看哪些书?

6曰5日报道美国《纽约时报》网站6月2日刊登题为《比尔·克林顿的个人书单》的文章,以下为文章摘要:与詹姆斯·帕特森合著最新惊悚小说《失踪的总统》的前总统比尔·克林顿随时随地都在看书:在办公桌前,在安乐椅上,在床上,在飞机上。甚至在车上,在我不太累时。

问:你的床头柜上有什么书?答:玛莎·格森的《未来即历史》。这是一本好书,风格直截了当,适合这个主题。

我快看完了。

还有加来道雄的《人类的未来》、史蒂文·平克的《今日之启蒙》和戴维·凯斯勒的《捕获:心智论》。接下来是贾森·马修斯《红雀》三部曲的最新一本。问:你喜欢在何时何地看书?答:在办公桌前,在安乐椅上,在床上,在飞机上。

甚至在车上,在我不太累时。

问:你最近看到的真正好书是哪本?答:我喜欢戴维·格兰的《花月杀手》、马德琳·奥尔布莱特的《法西斯主义:一个警告》和斯文·贝克特的《棉花帝国》。

问:看过的书你会再看吗?什么样的书你会一遍又一遍地看?答:会。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谢默斯·希尼的《特洛伊城的治疗》和威廉·巴特勒·叶芝的《诗集》,我都看过好几遍。

问:你学生时代看过的最好的书是哪本?答:在乔治敦大学时是威廉·斯蒂伦的《纳特·特纳的忏悔》。

读法学院时是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这也是最好的)。

在牛津大学时是休·托马斯的《西班牙内战》和埃德蒙·威尔逊的《到芬兰车站》。

问:这些年来,哪些书对你的思想影响最大?有没有影响过你的政策立场的文学作品?答:下面这些书对我的思想产生了深远影响:卡罗尔·奎格利的《文明的进化》、马克斯·韦伯的《政治作为一种职业》、欧内斯特·贝克尔的《拒斥死亡》、托马斯·肯皮斯的《师主篇》、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谢默斯·希尼的《特洛伊城的治疗》和芭芭拉·塔奇曼的《八月炮火》。

我不知道具体哪本书影响了我的政策立场,但理查德·赖特和拉尔夫·埃利森的书让我想要为民权多做些事。

1992年,我看了唐纳德·巴利特和詹姆斯·斯蒂尔合著的《美国:哪里出了问题》。

这本书坚定了我努力扭转涓滴经济学、让经济更加公平繁荣的决心。

阿尔·戈尔的《濒临失衡的地球》对我作出邀请他担任副总统的决定产生了很大影响,还影响了我们为开始扭转气候变化之趋势而共同采取的行动。

问:你有最喜欢的总统传记吗?最喜欢的总统自传呢?答:我的最爱包括大卫·赫伯特·唐纳德的《林肯传》、罗恩·谢诺的《格兰特传》、亨利·布兰兹的《西奥多·罗斯福:最后的浪漫主义者》、杰弗里·沃德的《一等性情:富兰克林·罗斯福之崛起》、戴维·麦卡洛的《杜鲁门传》和罗伯特·卡罗关于林登·约翰逊的系列著作。

问:你小时候最喜欢哪些书?有最喜欢的某个人物或英雄角色吗?答:我喜欢宏大的史诗巨作,如劳埃德·道格拉斯的《圣袍》、托马斯·科斯坦的《圣杯》、卢·华莱士的《宾虚》。

问:哪本书是你觉得应该喜欢但其实并不喜欢的?答:我不好意思承认,我试过两次,但从未能读完整本《堂吉诃德》。

我喜欢鸿篇巨制,22岁时很快就读完了《战争与和平》,但就是没法读完《堂吉诃德》。

我至少会再试一次。

问:如果你能与一名作家不论是否在世见面,你会见谁?你想了解些什么?答:马克·吐温。

我想知道他信仰什么。

问:你接下来打算看什么书?答:马丁·普赫纳的《文字世界故事塑造人、历史和文明之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