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要避免“高福利陷阱”是个伪命题

好团网

2018-07-16

社保要避免“高福利陷阱”是个伪命题

缔约单位同意将在适当的时机设置《公约》的执行机构并服从该机构的监督管理。

社保要避免“高福利陷阱”是个伪命题

  “十三五”建议发布后,人民出版社近日出版发行了权威《〈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辅导读本》。

其中,财政部长楼继伟撰文《建立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提出中国社保制度建设必须“立足基本国情,以保基本为优选目标,防止高福利倾向”。(11月6日《南方都市报》)  对于楼继伟部长的这个提法,像笔者一样,绝大多数网友在新闻后跟帖表示“这个玩笑开大了”,因为要避免高福利倾向或陷阱,要先得有高福利水平。然而现在,我们的社保制度,远远没有达到高福利的程度,即使是在“十三五”期间,我们的社保制度建设,也只是处于向高福利追求的过程当中,在弥补历史的“欠账”,要防止高福利倾向或陷阱,恐怕仍是一种奢谈。

  为什么说我们的社保制度,远没达到高福利的程度?一方面,公众的社保缴费负担长期居高不下。

随着各地平均工资的年年增长或“被增长”,社保缴费基数也随之年年涨,让公众怨声连连。

有人计算过,上班族按月缴纳社保,即使他只拿着约为北京社会平均工资水准的收入,整个职业生涯他和单位的社保缴费也会达到百万元之巨。还有统计显示,在列出统计数据的173个国家和地区中,我国社会保险缴费率居第13位,高于160个国家和地区。

  另一方面,社保支出相对较少,享受社保待遇门槛重重,大大降低了公众关于社保制度的满意度。

比如自由职业者入医保“观察”半年、职工主动辞职不能领取失业金、全职妈妈生娃无法享生育津贴、工伤保险设置“48小时生死线”、补缴养老保险不是想补就能补等,都让我国的社保制度,被不少舆论称之为处于“低福利、低保障”水平,社保保障水平被指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

再加上当前社保基金缺口不断扩大,未来养老资金严重不足,让人对社保制度缺少期望度。

  可以说,我国社保制度的总体保障水平仍很低,在“十三五”期间最多要向“中福利、中保障”水平迈进。

现在就为社保的高福利倾向担忧,无疑太超前,容易误导各地决策部门。

如果我们的社保制度果真存在高福利倾向,那也只是社保待遇两极分化产生的不公——在体制外的公众只能享受“低福利、低保障”时,体制内的机关公务员、国企职工却在享受职业年金、企业年金,保证他们在养老金并轨后“待遇不降低”,这才叫局部的高福利倾向,应该防止。

  楼部长在文章中指出,要防止脱离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结构的实际情况,超出财政承受能力,以拔苗助长的方式,来推进社会保障制度建设和提高保障待遇水平,避免重蹈一些国家陷入“高福利陷阱”的覆辙。

这话没错,但是,立足基本国情、立足经济社会发展实际情况制定的社保制度,应对体制内外的公民一视同仁。

社保福利的高和低是相对而言的,向收入低、社会地位低乃至穷苦者多倾斜一些社保福利,即使处于“低福利、低保障”水平,公众也会为我们的社保制度喝彩。

(何勇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