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史视野下的古代丝绸之路

好团网

2018-06-12

全球史视野下的古代丝绸之路

今年1月,协会举办了一个“千人单身联谊会”,有不少单身“候鸟”参加。

全球史视野下的古代丝绸之路

“全球史观”旨在突破传统历史研究中的“欧洲中心论”,建立一种超越狭隘民族和国家界限,公正地评价各个时代和各个地区的一切民族建树的整体历史观。

在丝绸之路的研究中,“欧洲中心论”的影响几乎没有市场。

全球史所关注的欧亚大陆上人口的迁移、疾病的扩散、物种的交流、技术的转移、宗教的传播以及自然生态环境的变迁等,正是通过丝绸之路的不断拓展与延伸来实现的。

丝绸之路沿线的各民族、各地区和各个国家都对人类文明的进步与发展作出过积极的贡献,公正对待和客观评价丝路文明的传播与影响,正是丝绸之路研究的题中应有之义。

历史上许多看起来似乎很弱小和很不起眼的民族,在丝绸之路文明传播中却担当了相当重要的角色。

比如粟特,又名索格底亚那,生活在中亚的阿姆河与锡尔河流域。

粟特人的势力虽然不甚强大,多依附于其他更为强大的帝国和民族,曾先后被波斯、贵霜、突厥、唐朝、阿拉伯等统治。

但由于粟特人善于经商,加之其地处中亚丝绸之路交通要冲,向来有“文明的十字路口”之称,起到了丝路文明传播“中转站”的重要作用。

所以用全球史观来看待像粟特这样的弱小民族,就会对他们在历史上的作用和贡献有一个更加公正和客观的评价。

当然,在平等地对待世界上每个地区的各个民族和各个文明的同时,我们也要反对和警惕各种狭隘的“文明中心史观”的膨胀。

特别是近代以来广大亚非地区饱受西方列强侵略与蹂躏的国家,当获得民族独立和建立国家以后,国家和民族的自豪感空前高涨,反映在他们的学术研究中,就是在否定“欧洲中心论”的同时,又自觉不自觉地流露出来了一种非常浓厚的“自我中心意识”。

反映到他们的历史研究中,通常也会在不经意间贯彻这种历史观。

如过分强调自身文明的独立发展道路和在地区及世界文明中的中心地位,陶醉于自身古代的各种发明创造和在世界文明史上的领先地位,动辄就以“我们古已有之”的论调来回应世界新生事物和新兴潮流的诞生与出现,而忽视域外文明的存在及其影响,结果导致盲目排外与妄自尊大情结时有泛滥。

这样就很容易形成一种“自我文明优越感”。

所以,无论是“欧洲中心论”,还是“自我中心观”,都是一种有失偏颇的狭隘历史观。

而在丝绸之路的研究中,只有将各地区、各民族的历史真正放在全球史的大框架下来把握,才能更好地理解各文明在历史进程中的相互联系和区别,也才能更好地理解各文明在世界文明史中的地位和作用。